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数码

汉麻集团——如假包换的“毒”角兽

数码
来源: 作者: 2018-12-07 21:56:25

汉麻集团——如假包换的“毒”角兽 “大麻”! 一般人眼中的毒品,它却明目张胆当作经营发展的原材料。 同仁堂、欣龙控股、华升股份、美瑞健康、今麦郎、银河生物......扎堆的知名企业和上市公司是它的密切合作伙伴。 它居然还公开声明“用大麻工业化打造全民健康生态链”。 它是一家中国企业,可它究竟是怎样的一家企业? 自从A股盛行游走独角兽,就有了毒角兽之说。 而今天潜望君(微信公众号:潜望财经)要说的主角很独特,它既是独角兽,还是真正“毒”角兽,因为这家企业的Magical Hemp(MH)系列产品居然都离不开“大麻”。 首先郑重声明,大麻虽然是大麻,但是大麻的用途不同,这里要说的是大麻的工业用途和大麻的医疗用途,而非个别明星喜好的Weed(被我国列为毒品,部分西方国家列为娱乐用途)。对后者,潜望君坚决支持政府“买卖、吸食大麻非法”的立场(话说潜望君一向是个连烟都不会抽的乖孩纸) 谜底揭开——这家企业就是汉麻集团,是目前中国境内一家合法的以工业、医用大麻全产业链布局、以生物制药为方向的投资集团。 凭着拥有百万亩自有工业大麻种植基地、GMP标准建设的大型提取工厂、高精尖的技术专家和研发团队的实力,汉麻集团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大麻素供应商。 让我们再看看以下事实: 1、目前已有28个国家确定了医用大麻的合法性,这使得全球禁锢了八十年的大麻产业终于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时机。 从2010年起,中国也从法律上确定了工业大麻的合法地位。 大麻的工业、医疗用途可涉及十四个行业数千种产品,仅美国,未来十年内每年就有近350亿美元的产业规模,全球大麻产业规模每年将超过3000亿美元。 2、就在前不久,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委员会一致建议批准纯植物基大麻二酚(CBD)药物Epidiolex在美国销售,Epidiolex主要用来治疗癫痫,包括DraveT综合征、Lennox-Gastaut 综合征、结节性硬化症和婴儿痉挛,今年六月此药物将获得批准,这将成为大麻基药物领域的重磅炸弹,势必推动全世界在该领域的研究及产业政策的进一步开放。 3、据Viridian 资本顾问公司总裁Greiper透露,仅在2018年前五周,大麻行业注册投资12.3亿美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600%,相当于2016年的全年大麻行业投资总额。 4、2018年2月10日,美瑞健康国际产业集团(02327.HK)与汉麻集团签署协议,美瑞健康国际将投资汉麻集团旗下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其主要股东,美瑞健康由此成为香港第一家以大麻生物制药的上市公司。 (嗯,信息量的确有点儿大,没关系,听潜望君跟您慢慢聊) 毒品or药品,谈“麻”色变背后的故事 对很多人来说,第一次看到“大麻”二字多半是跟某某明星被抓联系在一起。 媒体的报道一般是:某某吸毒被抓,于是大麻就跟“毒品”联系到一起了。 然而,事实远没有这么简单。 早在公元前2737年,中国现存最早的药书《神农本草经》就记载大麻可治疗风湿、便秘、痛风等症。 其中还有“麻贲(大麻仁带壳称麻贲)多食,人见鬼,狂走,久服通神明”的记载。 《本草纲目》中关于大麻的医药和保健用途的记载多达数百条。李时珍更是在《本草纲目》中称:汉麻籽补中气、久服康健不老,神仙也! 其中,汉麻指的就是大麻,又称为火麻。 在中国,大麻是按照工业大麻和毒品大麻来区分的。 而在类似美国、加拿大等国家,大麻是按照医用大麻和娱乐大麻(这个你懂的)来区分的。 当然,这两者的差别不仅体现在名字上。 首先外形就不一样: 工业大麻:叶子细窄,基本长在植株顶端 毒品大麻:叶子宽阔,紧挨着芽苞长 从成年植株来看,毒品大麻矮胖,瞧上去像是灌木丛;工业大麻细高,一般生长高度3到4米。 其次,两者所含成分比例也不同。 大麻含有百余种大麻素,其中最主要的成分是四氢大麻酚(THC)和大麻二酚(CBD)。 这两者同时存在于毒品大麻和工业大麻中,但是含量完全不同。 毒品大麻就是因为含有大量精神活性成分THC,其含量高达5%至20%,甚至可能达到25%到30%,因此能够起到致幻作用。 而工业大麻虽然也含有THC,但是含量低于0.3%,同时却含有大量的CBD,2017年11月,世卫组织发表了一项关于CBD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得出结论:CBD没有表现出任何滥用或依赖影响。 THC 2017年12月14日,世卫组织广泛承认大麻的医疗价值,正式建议将大麻二酚作为非受控物质列入国际清单。 CBD是一个多靶点的植物成分,不仅可以作用于多种疑难疾病的治疗并具有抗癌、抗痉挛、抗焦虑、抗炎、镇痛等药理作用。更有意思的是,CBD还可以有效地抵消四氢大麻酚THC对人体产生的致幻作用,因此被称为“反毒品化合物”。 大麻作为植物,原产于印度、伊朗、喜马拉雅山到西伯利亚一带及中国。 中国被认为是种植和使用大麻最早的国家,在云南少数民族地区,自古就有利用大麻纤维制作麻绳、布料和纸张;利用大麻含有的大麻素来治病的传统。 在河北藁城台西村商代遗址就曾出土过大麻残片,距今已有3400年的历史。 作为《联合国公约》成员国家的中国和大多数国家,法律上均将大麻列为“麻醉品”或“毒品”,对其采取限制、管制、监察和检察的措施,工业大麻又是如何再次合法产业化应用呢? 汉麻(大麻)纤维因其具有吸湿透气、天然抑菌、柔软舒适、防臭防霉、预防静电、防紫外线、绿色环保等诸多优点,引起了相关部门的关注。 根据联合国1975年8月修正的《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中明确的“本公约对于专供工业用途(纤维及种子)或园艺用途的大麻植物的种植不适用”。 联合国1988年12月通过的《禁止非法贩运麻醉药品和精神药物公约》14条第2款也明确了“应适当考虑到有历史证明的传统性正当用途以及对环境的保护”。 2003年3月,云南省公安厅制定了《云南省工业大麻管理暂行规定》,并由云南省政府颁布施行。该规定对工业用大麻作出了界定,规定THC 3g/kg的大麻品种为允许种植范围,从此云南工业大麻的种植推广应用工作走上了法制化轨道。 2009年,采用工业大麻纤维制造的各种纺织品开始正式列装中国人民解放军,由此催生了国内工业大麻产业。 来自资本市场的躁动 西方引入大麻的时间相对较晚,欧洲最早有大麻记载是在公元前270年,到16世纪才广泛栽培。 1611年,英国殖民者在弗吉尼亚的詹姆斯敦附近培植了第一株大麻,因为大麻的纤维可以用来制造船帆、绳索,它的副产品也可用来给木质船只做填絮,所以大麻逐渐成为颇具使用价值的日用品甚至是战略物资。 1839年,Shaughnessy开始了西方医学界的大麻研究。 1854年,美国药典把“cannabis”(大麻的英文名称之一)列入药品,并指出,如果剂量过大,可能会产生“令人担忧的影响”。 此后数十年间,含有大麻成分的药物被广泛用作止痛和镇静药物。 直到1937年,出于政治原因,在美国医师协会(ACP)强烈反对的情况下,美国国会通过了大麻税法,用于娱乐用途的大麻视为非法,医疗和工业方面的用途开始征收消费税。 目前只有美国少数州、西欧、美洲少数国家和地区对大麻吸食持许可态度,世界绝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对于持有娱乐大麻仍然持严厉打击态度。 但是,对于嗅觉敏锐的资本市场来说,一个巨大的没有天花板的朝阳产业逐渐浮现出来,大麻的工业价值和药用价值已经不容置疑。 北京时间2018年2月27日,加拿大大麻生产和经销商Cronos Group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CRON”。 在加拿大,医用大麻已经全面合法化,根据市场研究公司Arcview的一份报告,2017年北美合法大麻销售额达92亿美元,预计到2027年将超过470亿美元。 CRON目前总市值大约9亿美元,但是其年利润仅为40万美元,市盈率超过2000倍,这足以看出资本市场对大麻产业内的公司发展给予了良好的预期。 而在加拿大本土,真正的大麻产业独角兽是Canopy Growth,总市值已超过400亿元人民币! Canopy Growth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医疗大麻合法种植者,占据着加拿大医疗大麻50%的市场。 事实上,在大麻产业较早涉足资本市场的是吉瓦制药(GWPH)。 GWPH成立于1998年,是一家英国本土生物制药公司,2013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主要从事一系列大麻处方药的研究、开发和商业化。 目前总市值大约为35亿美元。 GWPH以其多发性硬化治疗产品Sativex而闻名。 Sativex用于治疗由多发性硬化引起的痉挛状态,是第一个在所有国家均获得市场批准的天然大麻植物衍生物。 目前针对Sativex治疗癌症疼痛的研究实验处于III期临床开发阶段。 前文所说的Epidiolex就是该公司另一款用于治疗癫痫的药品。 商机无限,在大麻生态独角兽的背后 2018年4月28日,银河生物发布了《关于收购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部分股权的公告》。 公告称,“经过系列的市场调研,公司注意到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汉素生物”或“标的公司”)已获得国内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资质,具有一定的垄断资源优势,短期内可能存在良好的业绩预期,未来发展空间较大......” 公告最后确认,“2018 年4月26日,公司与汉麻集团签署了《关于云南汉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之股权转让协议》,公司拟先行以 3000万元人民币收购汉素生物5.55%股权,后续的收购事宜根据标的公司的业绩水平、双方的合作意愿等情况再行协商。” 而按照汉麻集团(汉素生物的母公司)董事长谭昕的说法,汉素生物已有资产证券化的计划。 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 潜望君(微信公众号:潜望财经)了解到,因为各种机缘巧合,自2009年起,谭昕开始关注工业大麻。 2015年,谭昕和大连华南集团董事长张可一起创办了汉麻投资集团及旗下系列子公司。 2016年,汉麻集团在云南组建汉素生物公司并建立了国内首个工业大麻生物萃取分离基地,这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符合GMP标准的工业大麻植物提取工厂及科研基地,可以萃取包括油状和晶体状大麻二酚(CBD)及其他十三种大麻有益成分。 随后,汉素生物取得了中国第一张禁毒局颁发的合法《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证》。 谭昕也因此有了“CBD之父”的美誉。 汉麻集团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及多所医科大学和医药企业已经开展多方面合作,全部课题围绕大麻基生物制药的研究。 汉素生物是汉麻集团的大麻产业链核心节点——提取加工板块,如资产证券化对标的正是CRON公司。 CRON之所以获得资本市场很高的估值,根本原因在于其拥有相关牌照。 资料显示,CRON拥有Peace Naturals公司100%的股权,后者是一家获准生产和销售医用大麻并提取大麻油的公司,拥有加拿大卫生部根据“获取医用大麻规定”(ACMPR)颁发的许可证执照。 CRON还拥有Original BC(OGBC)100%的股权,这是一家日前刚被许可种植和销售医用大麻的公司,拥有加拿大卫生部颁发的许可证执照。 CRON还拥有Whistler医用大麻公司(WMMC)的21.5%权益,后者是一家获批生产和销售医用大麻并提取大麻油的公司,同样持有许可执照。 再来看看汉素生物,它不仅拥有中国禁毒局颁发的《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证》牌照,通过并购拥有美国内华达州的大麻种子培育、种植、提取全牌照;还通过参股美国肯塔基某生物科技公司35%股权而拥有了美国大麻加工牌照。 仅从拥有牌照数量来看,汉素生物的核心资源与CRON基本相同,但是CRON拥有的都是加拿大牌照,而汉素生物拥有的是中美两个大国的大麻牌照。 中美人口合计超过17亿,加拿大总人口不到4000万,因此其牌照含金量决不可同日而语。 同时,汉素生物目前的年利润已超过5000万元人民币,美国工厂也已经开始建设,未来利润爆发力极强。 可以预见,汉素生物一旦上市,估值肯定大大超过CRON。 当地时间3月15日,美国肯塔基州第一家规范化医用大麻提取工厂在卡莱尔县破土开工,其全部采用汉素生物的大麻萃取提纯技术。 汉义生物则是汉麻集团重点打造的大麻制药技术研发平台。 2016年12月,汉义生物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院士专家工作站获批成立,工作站科研带头人杨宝峰院士现任哈尔滨医科大学校长,工程院院士,工程院医学学部主任,2018年4月1日被授予英国皇家生物学院士。 汉义生物是国家高新技术企业,北京市专利试点单位,目前已申请60余项发明专利。 其研发的抗癫痫中药新药“大麻多酚片”已被列入北京市重大科研政府扶植“十病十药”项目。 除此之外,汉麻集团还携手多家上市公司,围绕工业大麻产业进行了一系列布局。 例如和同仁堂、歌华集团以工业大麻纤维为基布的纯植物养护面膜和以大麻提取物为君药的系列化妆品,未来汉麻集团将与更多的企业共同推广开发大麻在新材料、化妆品、药品等领域的应用。 汉麻集团目前还在筹划“神麻家族”计划,旨在充分利用汉麻集团的资源优势和技术优势、资本优势扶持中小企业发展,利用大麻的的独特性, 对竞争对手形成了差异化,保持合作伙伴的核心竞争力。 汉麻集团董事长谭昕将这称之为“汉麻生态圈”,并认为它的规模和潜力丝毫不亚于“小米生态圈”。 谭昕认为,目前在国内,公众认知和相关立法是制约大麻的工业、医用用途发展的主要障碍。 在我国目前的法律法规下,只有从工业大麻提取CBD是合法的,其副产品THC必须及时销毁,而根据国际相关研究,CBD和THC都有很好的药用价值,在生物制药领域本没有毒品定义。未来,汉麻集团希望能够全面的研究利用大麻这株植物,应用于癌痛、艾滋病、抑郁等更多种疾病的治疗。 最后分享一组数据,2015年中国就有429.2万例新发肿瘤病例和281.4万例死亡病例,我国目前癌症晚期癌痛患者每年有500多万;抑郁病患者9000万,这些病患目前还无法受益于大麻生物制药产业的发展,这令谭昕深感责任重大。 大麻的生物制药技术不仅带动了产业上下游的发展,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益,而且大麻药用更能治愈各种难治性、退行性、神经类疾病,正在成为广大患者的福音。 (责任编辑:畅帅帅)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邮箱:finance@china.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花园路2号牡丹科技楼A座2层 北京国新汇金股份有限公司 盐雾箱公司
高效过滤器
幼儿园桌价格
网络推广平台
金相砂纸
灯蜡厂家
宝宝晚上咳嗽厉害怎么办
退烧小儿推拿
宝宝有点咳嗽怎么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