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

传媒大亨传媒大亨梅铎斟酌封闭Google称其是剽窃者

新闻
来源: 作者: 2019-05-17 14:31:32

1 : 传媒大亨梅铎:斟酌封闭Google 称其是剽窃者

11月11日消息,据外媒报导,长时间批评Google盗取新闻内容的媒体大亨梅铎(Rupert Murdoch)指出,为了鼓励读者付费看网络新闻,他决定把旗下报业内容从Google搜索索引中移除。

据悉,新闻团体﹙News Corp.﹚总裁梅铎接受澳洲天空电视新闻网专访时表示,他的报业,包括华尔街日报﹙Wall Street Journal﹚、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太阳报﹙Sun﹚、泰晤士报﹙Times﹚将实行收费制度,没有付费的使用者只能浏览首段,但是,若透过Google搜索,就会看到整篇文章的拷贝,因此,他斟酌完全封闭Google。

其实,早在10月举行的第1届世界媒体峰会中,梅铎就正告搜索引擎与影音分享网站这类“剽窃者”与“寄生虫”,利用他人的新闻来获利;日前他受访时更表示,吸引几位在Google上看到标题的网友来晃1晃并没成心义,由于广告数量少到没法让所有网站获利,“没有任何1个新闻、部落格网站能靠广告援助赚大钱。”他宁愿网站来数少,但都是付费的读者。

另外,在访谈中,梅铎更点名几家专门“剽窃”新闻的网站,“这些人偷走我们所有的报道,大大方方的拿走,就是Google、微软、Ask.com这群人…他们不该永久免费获得,我认为我们1直没有觉醒。”

对此,Google响应,删除搜索引擎上的内容只是1个简单的技术问题,“业者把内容放到网络就希望被看见,只有即少数出版商谢绝,如果希望Google删除某条内容,也只需要跟我们说1声。 ”

至于英国国家广播公司(BBC)等媒体的免费新闻,梅铎则态度强势的说,自己旗下报业的内容更优秀,“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们多数的新闻都从报纸盗取,我们会控告他们侵权。”(文/日尧)

2 : 刘长乐: 传媒大亨10年造就

“华人是1个很大的族群,占世界5分之1人口,但是华语媒体的话语空间却很小……”

10年时间,“1个疯子领导500个疯子”(刘长乐语),把凤凰卫视打造成华语世界最受

尊重的媒体之1。刘长乐固然有理由为之自豪。

“如果说我们不优秀,那我们是妄自菲薄。”身为凤凰卫视董事局主席的他说。用这么短的时间,腾挪于政策和商业的夹缝之间,刘长乐把凤凰卫视从1家香港的小型电视台发展成为年收入超过10亿港元的上市公司,并且在全部华人社会得到广泛认可,几近可以算得上是个小小的奇迹。影响力上升带来了社会地位提升,2006年,刘长乐被香港城市大学授与荣誉博士学位,加上两年前接受的香港太平名流称号,刘长乐由1位电台记者出身的媒体当家人转变成颇具社会影响力的传媒大亨。

固然,2006年刘长乐被广泛关注的1个重要缘由是中国移动对凤凰卫视的入股,在此次股权变更后,以名下本日亚洲持有37.52%凤凰卫视股分的刘长乐摇身成为凤凰的最大股东,中国移动以19.9%位列第2,此前1直与刘长乐在股权上平分秋色的 默多克新闻团体则退居第3。通过与中国移动的合作,凤凰卫视也为自己在新媒体的领域里预留下1个VIP席位。在这场被称为3赢的交易里,在其中穿针引线的刘长乐,完全巩固了自己在董事会的控制地位,还开启了新业务的另外一扇门。

2006年,凤凰卫视实现了在全球范围内的覆盖,刘长乐开始把凤凰卫视放在全球媒体的竞争舞台上审视。根据央视市场研究在内地8大城市的调查,凤凰卫视中文台在2004年和2005年连续两年观众满意度超过CCTV⑴,在商务人群中的到达率则位居全国卫星频道中的第6,仅次于CCTV的5个频道。

不过,刘长乐眼下也在斟酌培养新的收入增长点以下降未来风险,目前凤凰卫视在收入上过于依赖广告,中文台单1频道的收入在整体收入中所占比例也太高。

除电视,长袖善舞的刘长乐亦在今年年中,指挥旗下乐天团体杀回 地产界,联手棕榈泉30亿收购北京最大“烂尾楼”瑞城中心。

《中国企业家》:今年对凤凰而言最有影响的事件是甚么?

刘长乐:凤凰已把它的视野瞄向了全球和世界舞台。华人是1个很大的族群,占世界5分之1人口,但是华语媒体的话语空间却很小。我是去年和今年两届国际艾美奖的主席,今年8月份的时候,我们在北京举行了国际艾美奖的第1次中国日,请国际艾美奖团队将近70家媒体团体的老板或高级管理者到中国,他们觉得很震动,远远超过了过去对中国的理解。去年凤凰做了很多事情,这个事情的影响力完全超过了国内,我们研究的就是华语媒体怎样在世界上立足,怎样在世界媒体竞争中平分秋色。

《中国企业家》:凤凰是1个年收入10多亿的电视台,但放在国际上还是1个很小的量级,凤凰想做全球影响力的华语媒体,现在离你目标的主要差距在哪里?

刘长乐:谈到媒体影响力,很重要的1点是你对主流媒体有多大的影响力,凤凰影响力很大程度上讲其实不是本身的播出占据了多大市场,而在于凤凰卫视发出的信息相当程度地被西方媒体援用了。很多人没有看到我们的记者在白宫对发言人的发问产生了巨大的反响,我们的发问都是抓到事情本质要害的问题,固然主要是华人最关心的问题,比如台湾问题,这代表了华语媒体对事件的看法和偏向。我们自己的消息大量被路透社和美联社等西方媒体援用,某种意义上已具有通讯社的功能了。

《中国企业家》:这10年有甚么遗憾吗?

刘长乐:我自己感觉在10年中没有错过任何机会,我们没有走甚么弯路,基本上按我们最初的计划逾额完成,其实我们是在干1件力所不能及的事情,环境、条件都是这样。

《中国企业家》:今年有甚么书对你影响最大?

刘长乐:大前研1的《专业主义》。现在专业主义豪情这个词很多人开始用了。我老讲核心价值观和核心竞争力,特别强调专业主义豪情。我希望员工包括管理层的注意力还是在我们凤凰媒体本身和品牌上。

《中国企业家》:今年有甚么出乎你意料的事情?

刘长乐:在传媒业,默多克收购Myspace让人比较佩服他的勇气,这也是蛮成心思的。李泽楷要卖电讯盈科,我当时也感觉很意外,本来电盈处于1个上升期,NOW宽频电视已初成气候。接着就是劭逸夫要卖他的无线。媒体的重新洗牌和吞并在 2006年比较频繁。

妇科千金片作用与功效酒泉什么医院看癫痫治疗癫痫病有效的方法都有哪些呢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