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政协委员葛剑雄:轻易说高校是腐败重灾区不负责任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8-12-07 22:09:33

政协委员葛剑雄:轻易说高校是腐败重灾区不负责任 发布时间:2016-03-03 08:37:18来源:北京青年报作者:董鑫责任编辑:李春晖 3月2日,葛剑雄在驻地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 现年71岁的葛剑雄,有着诸多头衔,他是著名历史地理学家,曾任复旦大学中国历史地理研究所、历史地理研究中心主任,还曾任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现在担任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也是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会常务委员。但葛剑雄受到媒体和大众关注,恐怕还因为他在两会上的“敢于直言”。 葛剑雄曾说,自己在两会期间是“公共产品”,只要有时间,对采访、提问来者不拒。但就在3月1日晚上10点,两会时间刚刚开启,葛剑雄就在微博上声明,“除此前已经约定的采访外,不再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这是因为有媒体在未经他审阅、未经他同意的情况下发表了涉及任志强的标题和内容,为不影响在政协大会期间履责,不干扰大会的主题,他不得不拒绝再接受其他采访。 葛剑雄确实说到做到,昨天不请自来的记者都被他婉拒,因有提前预约,北青报记者才得以进入驻地进行采访。对于这段与媒体的风波,葛剑雄表示刊发报道要区别情况,是采访内容还是采访结束之后其他的谈话要区别开,否则是不正当的。 谈教育 从源头上切断作弊产业链 2012年的两会,葛剑雄在未被点名发言的情况下,在会场上突然起身,向教育部部长袁贵仁追问考研泄题案,要求教育部“作出答复,并向全体考生道歉”,此后,葛剑雄对后续处理追问了一年多,直至得到满意的答复。2015年出现了高考替考事件,2016年考研再次出现泄题事件,葛剑雄今年还会起身追问吗? 北青报:为什么替考、泄题这样的事件会反复出现? 葛剑雄:这说明社会出了问题。教育部有个领导曾经告诉我,在一些部门,作弊已经成为了一条产业链。一开始我也不相信这个说法,认为肯定是考试部门、教育部门出了问题,2012年那次考研泄题就是这样。2016年泄题事件,公安部门的调查尚未涉及教育与考试主管部门,所以我不会要求他们道歉,但与某些考研培训机构肯定有关。替考,只有学校怎么做得了?有些地方动用最新的设备甚至间谍设备,家长、政府部门的腐败官员都牵涉其中。所以我主张,要切断这条产业链。 北青报:如何才能将作弊的产业链切断? 葛剑雄:这些考研的教育培训机构现在大都只在工商部门登记,上海有教育部门介入,这些机构在教育部门也要登记。我认为,不只教育部门要介入,公安部门也要介入。例如,复习的内容要审查,如果全部是押题,那就不符合要求,就要进行限制,必要的时候要取缔。如果这个机构吹嘘找到了每年出题的专家,要核实专家真假,是假的就是欺诈;如果是真的,这位专家就要被处理,因为他们都签了保密合同。这样就能从源头上切断。 还要明确一个规定,通过网络、手机等传播考试答案都是非法的,无论答案是真是假。当然,我最希望的还是广大考生能够自觉抵制,如果答案都没有人买,产业链自然就断了。 北青报:除了考试,去年的高考改革方案还要求高中建立学生综合素质评价制度,高校将逐步以此作为招生录取的重要参考,这样的评价会比考试更公平吗? 葛剑雄:在现在社会诚信缺失的情况下,怎么进行综合评价?如何能够保证开出的证明、参加的活动是真的?就算是真的,各个地方标准不同,高校要怎么参考?比如思想品德要怎么评价? 我做中学教师的时候,思想品德的评语是不写坏话的,如果写“希望你今后注意加强集体观念”,人家就会认为这个人自私自利,所以后来连希望、鼓励的话都不敢写了。现在如果这样写的话,家长要跟你拼命的。现在综合评价的很多指标没办法量化,也没办法对比。 再者,难道综合素质差一点就没有资格进大学了?因为这个人比较自私,大学就不录取他?大学是可以进行教育的。因为这个人大公无私,大学就要录用他?这很荒唐。 高考是考一个进学校的资格,最值得比较的是他适不适合学这个专业,而不是他的这些素质。 只要不犯法,都有资格参加高考。所以,这些指标并不能科学地反映学生情况,反而现在还弄虚作假,给腐败提供可乘之机。 谈腐败 政协不是个腐败的地方 2015年底,教育部集中通报处理了中国传媒大学、中央音乐学院、北京邮电大学、对外经贸大学四所高校主要领导人的违规违纪问题,其中中国传媒大学有8位领导干部被通报。有人说,高校是“腐败的重灾区”,这引爆了葛剑雄的怒火。在昨天的采访中,提到高校中的腐败,葛剑雄提高了声调,反对给高校“抹黑”,“高校有腐败,但有腐败就是重灾区吗?这个要拿出数据比较”。 北青报:“象牙塔”中的腐败有何特点? 葛剑雄:不受监督的权力,不受审计的事情都可以滋生腐败,高校也不例外,但轻易说是重灾区,这是不负责任的,至少我没有看到数据能说明高校是腐败的重灾区。 在这个问题上,有些媒体包括有关方面,是故意炒作。比如中央巡视组来复旦大学,十几个人接受约谈,举报箱都爆了,这就是谣言。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到我来开会之前,复旦连个科长都没有处理过,更不要说校领导,约谈的人都好好的,这些不实的消息应该及时辟谣,不然对学校的损失会很大。 但高校的腐败也有特殊性,“书呆子”太多,老师学生很容易糊弄,眼睛不够亮,比如基建部门在一个企业是很重要的部门,在高校一般人都不愿意去做,大都是业务上欠缺或者会钻营的人在做。高校腐败问题出现在掌握权力和金钱的部门,与普通的教授、专家学者或者研究生无关,他们出现问题的行为叫做学术不端,要跟腐败区分开来。 北青报:2014年有14人被撤销全国政协委员资格,多因腐败落马,2015年又有9人资格被撤,这是否说明政协系统内腐败多发? 葛剑雄:腐败都是发生在权力集中的地方,这些政协委员,几乎没有一个是在政协的任上贪污的。确实有人会利用委员的身份做一些事情,但说政协就是大吃大喝,实际并非如此。我从2008年担任常委到现在,我们开会都很廉洁,开会会提供一定服务,有一些小卖部,但是买东西价格反而更高。有一次开会我去配眼镜,结果发现比外面还贵。所以请大家不要随便联想,政协不是个腐败的地方,要腐败也腐败不起来。 谈发言 “妄议中央”应针对特定场合、特定对象 2008年,葛剑雄进入全国政协并当选为常委。当时陕西“周老虎”事件正闹得沸沸扬扬,葛剑雄的“第一剑”就是提交提案直斥“周老虎就是纸老虎”,当地政府处理不妥。此后,葛剑雄每年的提案或建议都会引领公众话题。作为政协委员的履职,葛剑雄曾表示,“说话”是他履行政协功能的主要途径,并说自己发言遵守两条红线,一条是宪法,一条是政协的章程。 北青报: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有一条“妄议中央”,如何理解“妄议”的界线? 葛剑雄:这个是有特定的场合、特定的人物、特别的标准,看讲什么问题,不是政治问题,怎么叫妄议中央? 网上有些扩大化解读,但这是调侃。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并不是一般针对全国人民或者普通党员,更不是对高校的限制。这一政策是有特定场合、特定时间、特定对象的。 石头牌坊
镀层测厚仪
大圆弧厂家
马达轴心厂家
日本志贺Siga主轴设备
薄皮核桃苗
宝宝咳嗽特别厉害
一岁多宝宝发烧
6个月宝宝咳嗽怎么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