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自媒体

北京海淀区1名男子遭强拆当场自焚

自媒体
来源: 作者: 2019-07-02 14:21:36

北京海淀区1名男子遭强拆当场自焚

北京海淀区1名男子遭强拆当场自焚

1.妻子正在照看被烧伤的席新柱。

2.强拆后,席家已变成一片废墟。

3.席新柱曾被打折的腿仍未痊愈。

4.5.玉泉村出具的公告和席家当初的买房凭证。

前天下午2点多,在海淀区四季青镇北坞村,玉泉村民委员会在对居民席新柱家进行强制腾退时,席新柱往自己身上喷洒汽油并点燃,导致其面部及手臂等处被烧伤,目前仍未脱离危险期。昨晚,席新柱的弟弟席新强向海淀警方报案。

谁在说谎

席新柱兄弟出具的房产卖契显示,1990年7月18日,席新柱之父席金锁从村民李某手中购得位于海淀区北坞村的房知否国民祖母圈粉一声明丫头诉不尽心中不舍产一处,作价6000元。此后,席家兄弟一家五口在北坞村居住至今。

《海淀区居民私有房屋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文件显示,2000年,席家兄弟在海淀区规划管理局办理手续,在院子内扩建了部分建筑。至四季青镇政府组织北坞村腾退改造时,席家兄弟的确认宅基地面积为311.79平方米。

今年2月,海淀区政府启动旧村改造工程,北坞村村民陆续搬离,但席新强表示,村委会从未和他们家谈论赔偿和拆迁补偿事宜。

上月12日,海淀区四季青镇玉泉村民委员会在席家外墙张贴公告,公告要求被腾退人应在12月15日上午8点前自行腾退,否则将强制执行。

对于席新强“从未谈过赔偿”一说,其外墙张贴的公告上却有不同说法。这份盖有“北京市海淀区四季青镇玉泉委员会”公章的公告称,被腾退人席新柱在腾退期限内未达成补偿安置协议,经四季青镇政府调解,仍未达成一致,决定对其实行强制腾退。

公告还确认席新柱宅基地面积为311.79平方米,对其估价为26万余元。置换北坞嘉园南里一套124.93平方米的三居室和两套94.21平方米的两居室,并补偿款项64万余元。

但面对这份公告,席新强说他很是茫然,他及其亲属坚称不知此事,“都没谈过赔偿的事情,怎么就说要强制执行了?”

点火烧身

昨晚,席新柱的妻子讲述了当时的情景。她说,前天下午2点多,离公告上的强拆期限还有一天,席家兄弟正在家休息,大门突然被打开,一排头戴头盔、身穿深色类似防爆服装的男子鱼贯而入。在大院外,还被拉上了警戒线。

“要强拆”,躺在沙发上的席新柱(此前曾被不明身份人员将腿打折,尚未痊愈)紧张起来。席妻说,因为他们家取暖还留有一些汽油,为了阻止强拆,席新柱便将剩余汽油洒在了自己身上,并拿出打火机威胁强拆人员出去,否则就点火,但强拆人员并未撤出。席妻说,当时强拆人员说“你点啊、你点啊”。当时,席妻正在打求援,忽然听到背后“噗”的一声,一回头,丈夫已将身上点燃。前来强制腾退的人很快就将其身上的火扑灭。

随后,席新柱被强拆人员送往304医院,席妻和自己的婆婆则被架上另一辆车赶往304医院。

当天下午,席新强被人拽到拆迁办,311.79平方米的大院随即被拆除。

生命垂危

昨天凌晨,席新强和妻子在好心人家中过了一夜,而他的哥哥面部被烧伤,已经送往304医院治疗。

昨天上午,陪同席新强一行来到医院。在烧伤科的抢救间门外,透过玻璃窗看到了满脸伤痕的席新柱。医院大夫称,席新柱全身10%烧伤,目前仍有生命危险,其危险期将长达一周。

因为怕感染烧伤病人,我们一行未能入内。在门口,席新强和哥哥交流了几句,他说,看到哥哥还在,心里觉得安心些,“我听到他对我说,绝对不要签字”。

席新强说,自己的户口在上世纪90年代就迁至该村,由于属于居民,他们归属于街道办管。而此次的腾退是针对村民而言,他们都是居民,不应该被同等对待,也不该在腾退的范围内,至少他希望拆迁后换到商品房,而不是镇政府提出的经济适用房——北坞嘉园。

家属报案

昨天中午,来到拆迁办公室,这也是由村委会成立的北京颐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办公地点。门口工作人员拒绝入内,只允许席3月20日周四上海利都鞍山店8球周赛新强入内,他需要取回NBA球员自己提前知道自己要被交易吗这一点我不说你都该知道强制腾退时被拆迁办临时保管的证件及财物。

随后和北京颐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取得联系,工作人员称,该公司就是为拆迁而成立的,员工大都是兼职的,他们知道席新柱等被强制腾退一事,但表示不太清楚详情。

海淀区四季青镇政府有关工作人员称,他们并不清楚此事,将进行调查。

昨晚,多方打听,获得玉泉村支书兼北京颐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泉的联系方式。张泉称,这一切问题需询问海淀区政府。随后,张泉挂断。

昨晚,席新强已向海淀警方报案。

相关推荐